你今后千万不能再这样透支身体了明白吗苏锐看

小编:苏锐的眉头微微皱了皱,他看了看这女人身上价值不菲的时尚衣着,又看了看这寒碜的房屋摆设,不禁轻声叹了一口气。 这女人还没进门的时候,就已经摆明了是要向老爹要退休工资的

  苏锐的眉头微微皱了皱,他看了看这女人身上价值不菲的时尚衣着,又看了看这寒碜的房屋摆设,不禁轻声叹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这女人还没进门的时候,就已经摆明了是要向老爹要退休工资的了。自己的一身衣服都是奢侈品,而老父亲却居住在这即将拆迁的破落楼房中,这样的行为让苏锐十分反感。
 
    “爸,家里来客人了?这两人是谁啊?”李丽娟用警惕的眼神看着苏锐和叶冰蓝。
 
    叶冰蓝微笑着说道:“丽娟姐,我是叶……”
 
    可是,她还未自我介绍完毕,便已经被李丽娟打断。
 
    这女人双手环在胸前,道:“你们是谁并不重要,爸,你知不知道,现在有些骗子,专门哄骗老年人,我们家楼下就有一个老太太被骗走了四十万呢!”
 
    听到李丽娟这么说,苏锐的眉眼这种顿时释放出来一股冷芒。
 
    而叶冰蓝的眉头也深深的皱了起来,这女人说话也太不讨人喜欢了。
 
    事实上,在越来越封闭越来越自我的现代人中,像李丽娟这种刻薄的女人还真的不在少数。
 
    “丽娟,你怎么说话呢?他们以前在我的福利院里长大,我退休的时候他们才四五岁,如今已经将近二十年没有联系了,都是客人,不,都是亲人,你看你……”老院长差点被气的晕过去,这女儿也实在太不给面子了,简直跌份儿。
 
    “好嘛,将近二十年没见?今天又眼巴巴的跑过来,如果说他们没有什么图谋,我可不相信!”李丽娟冷笑着打量苏锐和叶冰蓝。
 
    “还亲人呢,不骗人就不错了!爸,你也不动脑子想一想,他们四五岁的时候能记得什么事情?我看啊,这两个人就是骗子!不怀好意!”
 
    苏锐简直无语,如果这李丽娟不是老院长的女儿,他恐怕早就上去狂抡一通耳光了。何止是不讲道理,简直就是霸道之极,苏锐似乎从她的身上隐隐的看到了殷秀美的影子!
 
    那个讨厌的女人,自从披萨店冲突之后,两人几乎没怎么见过面,倘若她下次还敢没事找事,苏锐不介意来一次狠的。
 
    叶冰蓝实在听不下去了,她直接拿出自己的警.官证,不愉快的说道:“我是新南分局刑警队副队长叶冰蓝,你看我是不是骗子?老院长是我们的恩人,我为什么要骗他?”
 
    “哼,我怎么知道你的警.官证是真还是假?还刑警队长,你那么年轻,能当这个官?这年头,骗子都越来越不专业了!”李丽娟说着,翻了个非常专业的白眼。
 
    叶冰蓝已经完完全全的不想再解释了,这个女人已经先入为主了,油盐不进。
 
    “李丽娟!”老院长是真不开心了:“你今天就是来没事找事的吗?”
 
    “爸,我是来看望你的,怎么就成没事找事的了?”李丽娟不满的说道:“我是让你小心点,不要让坏人把退休工资都给骗走了!你好歹退休之前也是个副处级,怎么越老越糊涂!”
 
    这李丽娟和她父亲说起话来真是一点不客气。
 
    老院长冷冷说道:“恐怕全世界也就两个人打着我退休工资的主意,你和你哥!隔两个月来一次,每次来都是要钱要钱,我把你们两个养那么大有什么用?就是为了让你们惦记着我的退休工资?”
 
    这李丽娟回到家来果然是要钱的,看着她穿着光鲜亮丽的样子,再看看老院长那一身不知道穿了多少年的老旧布衣,苏锐的心底有些堵得慌,很难受。
 
    都说养儿为防老,可是等到老了才发现自己儿女的不孝,这得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情。
 
    “爸,你这样说可就太让人寒心了。”李丽娟说道:“你那好几千的退休工资,一个人又花不掉,你是我爸,你的钱不给我们花,还要给谁花?”
 
    老院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叶冰蓝的眼中也现出了悲哀之色。
 
    其实她和苏锐本想要劝阻一下这李丽娟,但是这毕竟是人家的家务事,贸然插手总归是不太合适的,说不定会更加激化矛盾。
 
    “你是不知道,你外孙前一段时间得了肺炎,光住院就花掉了两万多,这还不算买什么营养品,我和家里那口子的薪水都不算太高,你老人家要是不支援一点,我们怎么能过得下去?”
 
    “外孙生病的医药费我不是给垫了一半吗?”老院长不快的说道,虽然他很疼外孙,但是那小子基本上没来过这里,每次都叫喊着这里又脏又破,一刻都不愿意多呆。
 
    那一次的肺炎住院,老院长足足垫了两个月的工资。
 
    “那也不够啊,爸,我这两天刚进了必康集团,虽然薪水不错,每个月也有一万多,但是人情礼节开销大啊,必康是大公司,那些同事身上全部都是名牌,我也不能跌份啊,每个月光是化妆品的开销都得三千多呢,你算算,如果你老人家不给我们一点支持的话,我们怎么可能撑得下去?”
 
    老爷子非常无奈,他也知道,女儿说的都是事实。
 
    “你就不能不和人家攀比?”
 
    “什么攀比攀比的,这都是你们老一辈的想法,现在都讲究个透支消费,你是不知道,那公司里人人……”
 
    李丽娟这表现的也太**裸了些,明明知道自己父亲一个人独居破楼,已经甚是可怜但依旧不管不顾,每次来除了要钱就没别的了,就算说说关心的话也好啊。
 
    “你在必康集团的哪个部门?”苏锐忽然问道。
 
    那李丽娟翻了个白眼:“市场部,怎么了?可别跟我说你是我领导,哎呀,真是吓死人了。”
 
    李丽娟拍了拍自己的胸部,一脸嘲讽的模样。她也是这两天刚进公司,难怪没听说过苏锐的大名。
 
    殊不知,苏锐就算不是她的领导,也相差不远了。
 
    “市场部?”苏锐玩味的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 
    “爸,我那不争气的男人到今年才调进了宁海商务局,现在也只不过是个副主任科员,工资低的要命,还不到我的三分之一……”
 
    李丽娟还想说什么,就见到老院长已然站起身来,从抽屉中取出了一沓红票,说道:“这里是三千块钱,你都拿去吧。”
 
    天下的父母都是疼爱子女的,老院长即便知道自己的闺女每次来都是要钱,但他依旧没办法拒绝。
 
    苏锐脸上的厌恶之情已经溢于言表,叶冰蓝也不想再多看一眼。养儿方知报母恩,可是这李丽娟真是没有半点想要报恩的念头,简直是要把父母坑到死。
 
    苏锐十分确信,如果老院长因病住院的话,这李丽娟绝对不会花一分钱的医药费!
 
    “爸,你每个月好几千的退休工资,怎么这才三千块钱?”李丽娟数了一遍之后,看起来有些不满。
 
    “你哥昨天也来了一趟!”老院长快要气到不行了!有这样的女儿,不得不说是他一辈子的悲哀!
 
    李丽娟这才微微满意,她瞥了苏锐和叶冰蓝一眼,道:“爸,钱在我手里,总比被这两个骗子骗去要好的多了,一会儿您好好休息啊,我先走了。”
 
    说罢,李丽娟便扭着屁股离去了。从头到尾,她虽然口口声声说苏锐和叶冰蓝是骗子,但那只不过是她为了哄骗老院长的说辞而已,现在钱一到手,她也就不在乎什么骗子不骗子了。
 
    老院长重重的叹了一口气:“我这女儿……唉,让你们见笑了。”
 
    他刚说完,李丽娟竟重新回来,说道:“对了,爸,有一件事我倒差点给忘了,最近这里要拆迁了,拆迁补偿款到时候我和我哥一人一半啊,到时候你就随便租个房子住,一个月也花不了多少钱。”
 
    她话音刚落,苏锐就霍然站起身来!
 
    “这虽然不是我的家事,但是我保证,这拆迁补偿款你一分钱也别想拿得到!”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277章 火灾的真相
 
    李丽娟走了,和苏锐大吵一架之后便离开了。
 
    “老院长,您太惯着她了,如果她下次来要钱,你就是不给,看她能怎么办?”叶冰蓝也在微微叹气,义愤填膺。
 
    这一对子女,竟然都没想着去赡养孤寡老人,把父亲接过去和自己一起住,反而要分掉老人的拆迁补偿款,这么小这么偏的房子,就算真的拆迁了,又能值多少钱?
 
    “我要是不给,她会在这喋喋不休一整天。”老院长无奈的说道:“说实话,在教育子女方面,我是挺失败的,”
 
    “这拆迁款,您还准备给她吗?”
 
    “到时候再说吧。”老人轻叹道。
 
    看老院长的样子,苏锐就知道,这补偿款八成又得被那一对不孝子女骗走了。
 
    告别了老院长,叶冰蓝一路上都没太有讲话的兴致。
 
    “哥,你也是必康的人,能不能想想办法,治一治那个李丽娟?”
 
    “治她倒是没有任何的问题,只是如果这样的话,会不会导致她变本加厉向老院长要钱?”
 
    叶冰蓝有些无奈:“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好不容易找到了老院长,却发现他过的那么可怜,我心里也不好受。”
 
    “我会想办法的。”
 
    这一次,苏锐的收获并不算太多,他虽然基本能够确定,十九年前的福利院大火是人为纵火,但是时隔那么久了,根本无法再调查到有用的信息,就算是找到了白克清,他想必也不会说出什么来。
 
    “冰蓝,你说,那一场大火的真实目的是什么?”苏锐皱着眉头说道:“既然是人为纵火,总是要有目的的啊。”
 
    “这种可能性很多,最有可能的原因是为了报复福利院中的某个人,才会烧掉整个福利院。”叶冰蓝摇了摇头,面现悲愤:“真是丧心病狂。”
 
    苏锐的眉头一拧:“那有没有这种可能性,这一把火,是为了掩盖掉某个人在这里生活过的痕迹?”
 
    “生活痕迹?”叶冰蓝苦笑道:“我实在想不出谁有那么重要,宁愿让几十个人伤亡,也要保住他一个人。”
 
    “当然,也有可能是为了杀掉那个人,才动的手。”
 
    “确实有这种可能性,但是可能性并不高。”
 
    “我也只是猜测而已。”
 
    苏锐摇了摇头,他的眼前又浮现出苏无限的那张脸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叶冰蓝的公寓内。
 
    此时的叶冰蓝已经冲洗完毕,穿着一件白色睡裙,雪白的香肩露着,头发微微湿润地披散在肩头。
 
    这是按照苏锐的吩咐,先洗个澡,然后做按摩。
 
    只是,这样面对自己的小哥哥,叶冰蓝有点不好意思,面庞微微羞红,女儿家的风情展露无遗。
 
    “你今后千万不能再这样透支身体了,明白吗?”苏锐看着叶冰蓝眉眼间难掩的疲惫,很认真地说道:“这种透支生命所造成的消耗,根本不是简单的休息就能够补回来的。”
 
    “嗯,我知道。”叶冰蓝乖巧的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“知道什么,你嘴上答应的好好的,回头根本不听话。”苏锐不满的说道:“到时候等你长了皱纹,我看谁还愿意要你。”
 
    “我不嫁人,我就跟着我哥。”叶冰蓝笑靥如花,眼睛亮晶晶的反射着光芒。
 
    “你能跟着我一辈子?”
 
    “只要你愿意,我肯定没问题。”

当前网址:http://2736511.com/a/pk10miaosusaichewangzhiwangzhi/20180902/25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